源ね极光

三次元二次元随时切换,欢迎随时勾搭。(〃'▽'〃)

[忘羡/曦澄/轩离]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三十二 神助攻金凌坑爹的时空回溯纪实

这tm全是刀子啊!第一次有人敢写江澄和无羡自己说出这种事情

面包蟹在咆哮:

这一章是移丹心结,还有一章大概,还是想要把这个心结了了


人物这一章可能ooc预警


年少的那个诺言我一直铭记于心,而你却早已走远


回首才发现,其实我们都还在原地


                第三十二章       守护(上)


魏无羡调戏完大小蓝湛,哼着调子就往回走,走到江家的帷帐前突然有些不敢上前了,昨日在不夜天城情势危急,来不及好好叙旧,他更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江叔叔和阿姐他们,现在战事结束,他却有种近乡情却的怯懦,有几分不敢上前了,江叔叔他们看见了自己修习鬼道,会......质问自己原因吗,他和江澄的事情,想必虞夫人他们还未知晓,从他们见到自己修鬼道如此震惊的神情就知道定是因为江澄和金凌他们什么都没有说,现如今天意弄人自己来到这里还暴露了自己修习鬼道的事情,看来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住了,魏无羡在帐前有些焦躁地来来回回转悠了半天,就是不太敢进去









这时候江晚吟从营帐里走了出来见到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怂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有胆子修鬼道还没胆子见阿爹阿娘了,你给我滚进来”说罢拎着他的领子就直接将他拖了进去









帐内,江枫眠面目担忧的坐在首座,虞夫人坐在下首的第一个位置上,面色不虞的看着魏无羡被拖进来,帐内除了夫妇二人竟然已经屏退了其他的人,就连魏婴和江澄都没叫他们进来,金凌恰巧这时候回了金家的驻地也不在,而江厌离忙着照顾着因为战事受伤的修士,因而此时帐内除他四人外并无他人了






虽然当时在不夜天城赤锋尊,金子轩他们几人都看到了魏无羡吹笛驭尸的样子,但江枫眠出面压下了这件事情,并且再三保证魏无羡不会利用鬼道做什么危害修真界的事情,这才没有将魏无羡修习鬼道的事情传的更广泛,但是心底的担忧却是无论如何也挥散不去









见江晚吟将他拖进来,虞夫人摩挲着手中的指环,电光石火间紫电便抽向了魏无羡,这一次魏无羡没有躲,生生挨下了这一鞭,“三娘!”江枫眠看虞夫人好似还在气头上,赶忙制止她继续下去,魏无羡站的挺直,硬生生咬着牙挨过了那一鞭,这是他欠江澄,欠虞夫人的,他合该受着,就算虞夫人抽他十鞭八鞭他也毫无怨言,就算当年岐山温氏早已有意图先拿云梦江氏开刀,他招惹温晁是不争的事实,他忘不了那时候火光漫天的莲花坞前江澄泪流满面的模样和他撕心裂肺的那句“我要我的爹娘”,所以虞夫人这一鞭,他理应受下,这是他欠江家的








随后他就见江晚吟撩起衣袍一把拉过他双双跪在了江家夫妇面前,魏无羡看着眼前江叔叔熟悉的担忧的面容和虞夫人冷厉着面容双手抱胸的审视,没开口说话,先跪着给二人磕了三个头









“阿羡,你的容貌,还有你的修为,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枫眠其实想到了之前金凌和江晚吟都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也想过魏无羡必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看大的孩子,他如何能不了解,若不是走投无路,定然不会去修这些正道所不能容的修行之法,但是现如今,容不得他当做没看到,若是阿羡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至少他们还来得及提点他,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对不起江叔叔,我.........我不能说”魏无羡嗫嚅着,想了半天,犹犹豫豫地开口说道,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听从江枫眠的话,有些事情他不想给江家夫妇更不想再次给江晚吟带来负担








“哼,魏无羡,怎么,过了二十年,别的没长进,这回嘴的毛病倒是越来越熟练”,虞夫人生气地看着魏无羡,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魏无羡,也没想到这个混小子居然敢去给她修习鬼道,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别的好的不学,这坏的比谁学的都快








“你不说是吧,我来替你说”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江晚吟没看他,向着江家夫妇行了一礼,便要开口


“江澄,你.........”






“魏无羡,你给我闭嘴,阿澄,那你来说,他做过什么好事不用提他兜着”虞夫人面色缓和地看着自家儿子,虽然她和江枫眠并非一定要逼迫他二人说他们都不想谈及的话题,但是现在这修习鬼道关系到魏无羡的生命和在修仙界的影响,他们不得不需要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在江晚吟身居家主位置多年懂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若是他二人都铁了心不说,想必她真的要好好抽这两个越大越不听话的小鬼一顿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我当年被化丹手化去了金丹,魏无羡就大义凛然把他的金丹剖给了我,自己被温家扔下了乱葬岗,迫不得已才去修了那鬼道”,江澄三句两句面无表情甚至说得上是轻描淡写地说出了当年移丹的真相,其中的内容却让江枫眠和虞紫鸢齐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二人,江晚吟虽是看似清风云淡地说出这番话,手上却在微微颤抖着,说到大义凛然甚至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微笑,似是嘲讽自己还要从别人的嘴里听来这被对方隐瞒了十三年的真相









“阿澄,你,你说什么??”江枫眠一向温和的脸上都透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收敛了周身温柔的气息,严肃地问道






“喂,江澄,不是,我........”魏无羡没想到江晚吟如此单刀直入地将一切都说了出来,此时还没转过弯来,愣愣地看着江晚吟


“化丹手温逐流!当时让那赤锋尊聂明玦一刀解决他果然还是太便宜他了!他怎么敢!!”虞紫鸢一拍桌子站起来,脸色难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







“当年,温狗围剿莲花坞,阿娘将我和魏无羡送出了云梦,待我们解了紫电的禁锢回去莲花坞,莲花坞.......已经没有了,阿爹阿娘也.........”江晚吟红着眼睛,似是逼迫自己再去回忆那一段自己最不想也不敢回忆的过往,“后来逃跑的路上我被温家抓了去,被化了内丹,魏无羡只身一人去救我,被温宁姐弟救了,后来......他骗我说他娘的师傅抱山散人有法子可以恢复我的内丹,我信了,便跟着他上山,待我醒来金丹真的回来了,但是我没有等到说在山脚下等我的魏无羡,三个月后伐温的射日之征,魏无羡才出现,那时候他就已经身入鬼道,吹笛驭尸了,靠着他驱动百万走尸我们才赢了那场战事”,江晚吟一个大男人,以往从来不屑于男人哭哭啼啼提及那些往事,多少的苦痛都往肚子里咽,但是这一刻,他的声音却越渐低哑,似乎在极力抑制着什么情绪








“不,不是这样的,是我,是我欠江家的,当年温家没收了世家所有亲眷子弟的剑逼迫我们去不夜天城做人质,每日被温晁驱使着去猎魔物,那日在屠戮玄武洞,温晁要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修动手,我,我出手帮了那个女修威胁了温晁,被他记恨上了,于是他就借此带人包围了莲花坞,都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莲花坞不会覆灭,江叔叔你们也不会有事,这是我欠你们的,合该如此,和江澄没关系”魏无羡同样红着眼睛将一切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哼,我早说过,这魏无羡就是给我们家带来麻烦的存在,果然,当初就不应该留下你,果然是个祸害”虞紫鸢虽然震惊与二人如此痛苦的遭遇,但是嘴上还是习惯性地数落魏无羡,她也清楚,温若寒只不过寻了一个借口拿江家开刀而已,就算魏无羡不去为那个女修出头,江家早晚也难在这场劫难中自保








“三娘,你明知道这些错不在阿羡,就算他不去护那女修招惹温晁,想必,围剿莲花坞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江枫眠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眉眼间的痛色无论如何也掩盖不去,他无法想象两个十七岁的少年,如何经历这些化丹剖丹之痛,魏无羡又是如何在那乱葬岗怨气横生的地方艰难地挣扎着活了下了,他艰涩地开口道“阿羡,你容貌大变,也是因为修习鬼道么”,魏无羡正想要点头,一旁的江晚吟却比他更快地说出了他最想掩饰的事实“那是因为,魏无羡,十三年前就受到百鬼反噬,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这个身体,是用献舍禁术将他召唤回来的”










“江澄,你.......”魏无羡几乎想要扶额叹气,他这个师弟一到生气或者别的剧烈情绪的时候,总是喜欢不顾后果的把所有的真相都倒出来。他几乎有些不敢看坐在上位的江叔叔和虞夫人的脸色,果不其然,江晚吟一说完,顿时帐内沉默弥漫开来,虞紫鸢只想到他是因为修习这种歪魔邪道才导致容貌大变受到影响,根本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早就连魏无羡本人都不是,饶是虞夫人一向冷然的面上都布满了不可置信




“阿澄,你的意思,是....魏无羡造就已经..........”


江晚吟仰头闭起眼睛,“是啊,阿娘,你眼前这个人,除了灵魂还是那个魏无羡,早就什么都不剩了,那个上天入地的祸害十三年前就早就连一片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江晚吟似乎是现在才接受了这个事实一般,他自嘲一笑,思绪又似回到围剿乱葬岗的那一天,他甚至到最后都没有见到魏无羡,没有来得及质问他一句为什么,更没来得及问他那一句承诺他还愿意兑现么,就这样在心底执念成狂整整十三年








“江叔叔,这一切都是我,我咎由自取的,修习这种鬼道,本就是走独木桥,谁能永远一条道走到黑不摔跤呢,我也早就有所觉悟了,这与任何人没有任何关系”


“阿爹阿娘,当年是我带头上乱葬岗围剿魏无羡的”江晚吟双手紧紧抓住垂在身侧的衣角,“当年,魏无羡鬼笛驭尸让仙门百家对他颇为忌惮,他因为记着温家姐弟的恩情就收留了他们,可是他们当时是人人喊打的温家余孽啊,仙门百家自然留他们不得,魏无羡却一定要保下他们还将被金家迫害而死的温宁炼化成了凶尸杀了当时虐杀温宁的修士,所以仙门百家更是留他不得,我,我没有能保住他,是我,先放开他的手的,若我当时再相信他一些,若我......”






“不,江澄,这和你没关系,是我不想连累你,不想连累江家才主动叛出的,都是我当时对自己太过自信,以为自己修了这鬼道,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却不曾想,后来的一切都是我骄傲自大需要付出的代价,江澄和金凌一定没有说师姐和金子轩都是因为我才会死吧”,江枫眠听到二人互相争抢着将罪责揽在自己头上,心疼又无奈,本该在那个年纪潇洒恣意的少年,终究被仇恨,被现实压垮了曾经挺得笔直的脊背去被迫面对俗世的纷争是非








“当时是阿凌满月,我知道自己没资格以云梦江氏子弟的身份参加,却还是私心想要去看看,却不想被金家的金子勋半路在穷其道截住说是我将厄诅痕下在他身上,我才知晓定是中了他金子勋的计谋想要在穷其道将我截杀,而金子轩收到消息听说我与金子勋起了冲突,怕我冲动,赶来劝架,温宁却在这时候失控了.........如果不是我太过自信对于自己的能力,或者当时的我再成熟一点,不去和那金子勋争辩,不去和金子轩针锋相对,那他们就都不会因为我而死了,是我太不成熟,太骄傲自大”魏无羡红着眼睛,艰涩地一字一句地再次说出当年的事情,他以为他可以不必介怀过去了那么久的事情,却突然发现那些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他甚至能够清晰回忆出那时候金子轩不可置信的面孔,和他说师姐还在金陵台等自己参加阿凌满月宴的神色







“阿羡,你.........”江枫眠看着眼前他看着长大的青年,就算他一直将过错推到自己身上,江枫眠却没有什么怨恨或者恼怒的情绪,他余下的只有心疼,这是这个时空不会再发生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却是最不想回忆起来的过往









“还有.......师姐,我自知金麟台一事我要负责,不想温家姐弟却替我受了过,温情封我灵脉带着温宁孤身一人赴金麟台请罪,最终,被挫骨扬灰.........我赶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誓师大会讨论围剿乱葬岗,我本想去偷偷看看师姐却不想被金家的人发现了,那时候我以为自己不会被鬼道怨气所影响,可实际上那时我的心性确实收到鬼道怨气的侵蚀,我,我当时因为温家姐弟和愧对师姐的事情处在崩溃的边缘,又听到他们要声讨那只剩的五十个温家的老弱病残,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挑衅了在场的那些仙门百家,师姐听到消息赶来,我,我和江澄,我,我当时心急如焚便无法自如的控制走尸,那走尸便伤了师姐,若不是我强出头,若不是我当时自大自以为控制了走尸自己可以以一敌百,师姐也不会......为了救我,帮我还那因果而替我挡剑而死”







一旁的江晚吟双手此时紧紧捂住脸上,似有什么咸湿的东西从掌心滑落,他们都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将这段痛不欲生的过往自如地说出,到头来才发现,这就是卡在他二人心间的倒刺,不论何时都在那血肉之中翻搅,碰不得却仍然鲜血淋漓的清晰










“阿羡”魏无羡红着眼眶像是想要把一切都说出来的样子将全部的事情都倒了出来,他闭着眼睛似乎在等着虞夫人的紫电招呼过来,或者是等待着江枫眠的斥责和冷言冷语的不原谅,但是等了许久,只听到江枫眠缓步从案几前走了下来,缓缓走到二人面前,竟是缓缓跪在了他二人身前,温柔却不容拒绝地将二人一起揽在了自己的怀抱里,魏无羡登时睁大了眼睛,江枫眠同样红着眼眶,声音有几分嘶哑,将二人牢牢护在了怀里,“阿澄,阿羡,你们受苦了,都已经过去了,是阿爹没有保护好你们”,言罢,他温暖的带着温度的大手护在二人的发间,一时没再开口









魏无羡愣愣地看着江枫眠近在迟尺的面容,那一刻当他被揽在这个他从小再熟悉不过的温暖怀抱之中,那样的感觉与蓝湛将他温柔的护在怀里的感觉不一样,那是一种温暖的让他落泪的,名为父亲的东西,是他的救赎,在那一刻,在听到江枫眠叫他“阿羡”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献舍重生而来的这些日子都似乎是浑浑噩噩逃避着过去的灰暗,在这一刻,那些过往的是非清晰无比的展现在眼前,他以为自己仍然是想要逃避自己的过失,逃避与江澄横亘了十三年的心结,在这一刻才发现,他所想要的,不过是江枫眠的一句“阿羡”,原来他也一直活在那个过去的莲花坞里,他以为他早就走上那条独木桥,离开了他原来所向往的一切,却原来他的灵魂永远留在了那个莲花坞,从来没有走出去过






——————————未完待续————————————————


明日有小曦臣和大晚吟的糖


怀桑,我还真没想过,他来了,真的是一锅乱炖了哈哈哈哈哈


后天先上三尊和曦澄的车吧哈哈哈哈,是大曦澄的车,毕竟成年人的爱情总是先做后爱,什么鬼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差点没笑死我,尤其是最后蓝大卖的一手好弟弟!

莲花坞扛把子:

严重ooc 幼体第四回
蓝老先生的胡子其实我想剪很久了(溜了溜了)故事bug比较多 尽量在圆了 还望见谅
这个梗过不去了 没想到会画这么长😂
虽然后面还有攻变小 但很怕会看腻变小梗😣 中间也许会画别的故事